<sub id="bnn9h"></sub>
        <thead id="bnn9h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sub id="bnn9h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nn9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古時邵伯地處水鄉澤國,五湖四蕩,星羅棋布,為蓮藕的種植提供了天然的條件,也成了名聞遐邇的荷藕之鄉。每當入夏,邵伯湖及鎮東的金湖銀蕩,粉紅的荷花在陽光的映照下顯得別樣艷麗,密匝匝的碧綠蓮葉鋪陣開去,無邊無際,水天一色。那棠湖風光,荷塘神韻,真可謂“波平十里鋪綠韻,翠蓋紅幢耀日鮮”,一點也不輸于楊萬里筆下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的西湖荷景。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宋代,在著名的“七賢和詩斗野亭”的文壇佳話中,就有三位詩人寫道邵伯荷花的盛觀。
                  高郵詩人孫覺是春天來邵伯的,雖然其時芙蓉尚未出水,但他卻寫道:“平湖杳無涯,湛湛春波生。結纜嗟已晚,不見芙蓉城。”詩人以過往的體驗,展現了邵伯湖荷花盛開時的想象空間。詩人又寫道:“尚想紫芡盤,明珠出新烹。”如果在荷花盛開、藕香四溢的夏日來邵伯,面對荷景,吃“紫芡”,飲“新烹”,又是其樂何及啊!
                  高郵詞人秦觀是秋天來的,也未看到邵伯荷花的盛景,但他寫到了殘荷:“菱荷枯折盡,積水寒更清,輟棹得佳觀,湖天繞朱甍。”湖天一色的佳觀,荷枯水清的別致,不也可以想象出芙蓉之城夏日荷景的繁盛嗎!
                  張舜民的“開池種白蓮”,“設我紫藕供”,也點明了邵伯遍湖荷花的景致。
                  其后,宋代詩人劉燾寫過一首《過邵伯登斗野亭》的詩:“晚色芙蕖靜,秋香?稏寒。更無山礙眼,剩覺水云寬。”另一位宋代詩人陳造也在《邵伯停舟避雨》詩中寫道:“窗度荷芰風,舟艤鴛鴦浦。”他們都為世人展現了一幅富有詩意的邵伯荷塘圖像。
                  正是由于邵伯湖上的荷花美景,這才激起了一代文章宗師、謫守揚州的歐陽修的興致,引出一段“坐花載月”的風流佳話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歐陽修嘗聞友人對邵伯荷花的贊賞,聽得如醉如癡,亦曾抑制不住地攜客同游邵伯湖。他們面對跌宕起伏翻滾的綠浪與猶如美人出浴裊娜盛開的荷花,又看得如夢如幻。歐公遂萌發主辦“荷花酒筵”,以助游興之意。據《避暑錄話》載:“歐公每暑時,輒凌晨攜客往游,遣人去邵伯湖取荷花千余朵,以花盆分插百余盆,與客相間。酒行,即遣取一花傳客,以次摘其葉,盡處則飲酒,往往浸夜戴月而歸。”這位“六一居士”的靈感為此而觸動,用《漁家傲》的詞牌,一連寫下了六首不同凡響的《采蓮詞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清初,家住荇絲湖畔的詩人郭元釪亦曾在《漁村》的詩中寫道:“楊柳成門閭,芙蓉作家國,江湖汗漫波,得此恬心目。”同是清初的邵伯鎮本土詩人張孺(字茹禾,號耐村,諸生,著有《聽鶴集》)也寫有一首《采蓮曲》,它是描寫艾陵湖畔荷景的:“艾陵湖畔香風起,映日荷花十余里。誰家女子漾輕舟,采得雙蓮心暗喜。馬上鮮衣停玉鞭,相逢只隔綠楊煙。漫夸蓮似佳人面,看取紅蓮似白蓮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清代文學大家黃均宰(字宰平、仲衡,淮安人,官奉賢訓導,著有《金壺七墨》)在為邵伯寫的一幅楹聯中就說:“冷月照寒塘,十里殘荷香未歇;夕陽沉古渡,一湖秋水影長流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邵伯湖上的荷花,與邵伯一位著名的工荷畫家閻世求(見《江都史話》之《專工荷花的畫家閆世求》)甚有淵源。他的許多荷作,如《狎鷺新荷圖》、《墨荷圖》等就作于艾陵湖畔的“怡智堂”。由于成荷在胸,到晚年潑墨作荷時,閆世求更是用筆如神,頃刻間可成千百枝。他的一首題荷詩,亦可一窺邵伯當時的景象:“荷葉五寸落花嬌,貼波不礙畫船搖。想到薰風四五月,也能遮卻美人腰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乾隆四十年(1775)一場大旱,不僅邵伯湖水銳減,而且蓮藕也為饑民掘而食之。從此,邵伯再也見不到荷香十里的壯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    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         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